英 .吉 .利啾

酒绛子:

※深夜持刀行凶注意!!※

雷狮这样高傲又倔强的人,不会也不允许自己流泪吧……
这种坚强什么时候会决堤呢?
可能只有在亲手杀死恋人的时候了


设定是安哥因为酱酿的原因不得不死……
感觉会掉粉啊(小声BB

可是我这个点还在画作业啊!  法了个大克!  谨以此刀祭我燃烧的灵魂和脱落的头发!
(那你还摸鱼

折臣子☆:

这个 是给@吃喝玩乐 的生日贺图来着 【过了好久了啊喂】

她说她想看旧设然后我就那啥。。。.._:(´_`」 ∠):_ ...我 我 那啥 旧设画不好
QWQ
【自己真的特别懒高产什么的果然与我无缘】

.(❁´ω`❁)在这里我要疯狂吹一下哔哩酱 她简直就是天使我爱她啊啊啊啊

李忆如:

“智商太低会传染”“那是我的台词好吗???”
日常小剧场x1

诸葛亮cn:李忆如
李白cn:数探花

摄影:小龙
协力:尤幽

[西玉]玫瑰与荆棘

花眠眠:

#原著向,没啥意思(;´д`)ゞ
#仍旧是写不出想要的感觉,可能会二改。
#求评论嗷嗷嗷(iДi)
    1.
  作为八大恶魔中的老幺,西木他无疑是仍带着些孩子气的。
  而当他那双稚嫩又饱含热情的眼睛望向你时,你会不由自主地跌进那深褐色的温柔漩涡中,迷糊中乖乖听从他的调遣。
  他多棒啊—
  小玉一手托着腮,心不在焉地把玩着半边项链,内心涌现出难以名状的复杂感情。
  塞姆他敢仗义执言,彬彬有礼又温文尔雅。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肯相信自己说的关于恶魔与忍者的故事,自己在校有了唯一的倾听对象。
  当他们在一起时,小玉觉得自己有说不完的话,满心都是欢喜。毫无疑问塞姆填补了龙叔老爹与特鲁都无法给予她的感情空缺。
  龙叔肯带她去麋鹿乐园,老爹愿意教给她气魔法,她能参与龙叔的每次行动—
  可以天天和塞姆待在一起。
  所谓快乐也不过如此吧,她不自觉地轻笑着,眉眼弯弯。满脑子都被舞会与项链所占据。
  当然,舞会会有她和塞姆,项链属于她和塞姆。
  她和塞姆?
  是小玉和天空恶魔西木。
  像从娇艳的玫瑰丛中生出荆棘与荨麻,肆无忌惮地划伤躯体、刺穿手心,她怔愣着只觉头晕目眩,掌中攥着的半边项链似是染上殷红鲜血,像极了西木眼中留下的一抹绯红。
  谎言败露的那一刻像电影中的慢镜头,短暂却最为漫长,
  还没完呢,欺骗人感情的家伙该下地狱。
  她咬唇,眼底晦涩不明,复又一片清明。
  “想跳舞吗?”
  小玉勾起一贯的自信笑容,她仰面向天空恶魔挑衅。
  接着天旋地转,鸡符咒与兔符咒的神力使她足以同身后的恶魔开展一场势均力敌的空中追逐战。
  将西木送回地狱,将塞姆埋葬心里。
  伴随着足以撕裂长空的古老笛声,她的敌人在一声不甘的悲鸣后被打回地狱。
  那双最后望向她的眼睛似朝阳与晚霞,却映照着最为恶毒残忍的色彩。
  “我早就—忘了西木了。”
  小玉垂着头,尽量使自己的声音不显得落寞。
  希望我们能将彼此遗忘。
  2.
  聪明可爱的人类女孩。
  刚被送回地狱时,西木对小玉的评价还十分中肯、感情也稀疏平常。但令其他恶魔奇怪的是西木丝毫不觉得可惜或怨恨,似乎是进行一次美好的旅行归来般。
  西木对此不置可否,事实上他不喜欢建造宫殿,也没兴趣毁灭地球。
  或许真的是我太幼稚,西木耸耸肩。
  那他渴望的是什么呢?
  在人间与地狱的轮换中,他曾无数次问过自己,终是不得解。
  地狱不分白昼,无四季替换与时间流逝,实在是无聊至极。
  对,无聊至极。当他再一次回忆起小玉与项链舞会,他似乎明白恶魔也会在孑然一人时感到孤独。
  他所渴望的不过是有人陪伴。
  那么内心翻腾着的奇异感情,反常的细枝末节动作,都得到了解释。
  西木笑着,形状优美而有力的翅膀一下一下地拍打着空气中不存在的事物。
  建立在谎言与背叛之上的甜蜜诡计,结局不过是分道扬镳反目成仇。
  他眼中翻涌着瑰丽的赤色,想要将过往中鲜妍玫瑰的影子烧成灰烬。但西木没法将小玉从脑海中抹去,他只能拾缀出记忆中的点点滴滴,在她离去了无欢愉之时聊以自慰。
  或许对她真的是不一样的。
  他荡着腿,发出低沉的笑声。
  会再见的。

[西玉]恶魔的莺

荒野无良人:

灵感来自第八扇门的剧情。


带私设。写的很乱,我自己也不知道在写什么。


新手。请多包涵。


西玉西玉西玉。



实际上第八扇门开启的时候,小玉并没有离开恶魔世界。


最后一刻,天空恶魔西木抱走了小玉。


然后,门关上了。


小玉永远留在了恶魔世界。


“哦,西木,我要打你的屁股。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愤怒,难以克制的愤怒。


''你回不去的了,你会和我永远永远在一起。''


西木的红眼睛直直盯着小玉。



其他七个恶魔并不喜欢小玉,首当其冲的是圣主。


''西木,她是狡猾的人类。''


''闭嘴吧圣主,管好你自己。''


小玉在地底反而生活的很好,接二连三的恶作剧给恶魔们造成各种麻烦。


在地魁的地盘上种花,咒蓝飞行的时候扔石头,在啸风睡觉的时候堵住他的嘴,甚至毁坏圣主的魔法书。


有西木护着她。


似乎她就是生在这的,一切如鱼得水。



小玉不是生在地底,自然也不会永远活在地底。


那个总是嘴里说着妖魔鬼怪快离开的老头子居然能打开连接恶魔世界和人间的通道。


我看到小玉朝那个方向拼了命的跑。


又是最后一刻,我张开翅膀,飞去抱住了她。


她看我的眼神是惊恐的,眼里带着不甘,还有泪水。


我抱着她往反方向飞,那个通道离我们越来越远。


我不禁亲了亲她的脸颊,柔软的发丝贴在我的脸上。


她疯狂的挣扎着,乱动。


''西木,我讨厌你。''


人类真是娇小。


也同样无作为。


那个通道消失了。


但我不确定小玉是否还有机会逃跑。



''小玉,乖。喝下它。''


自从那次逃跑失败之后,她就郁郁寡欢。


我不喜欢她这样。


我得做点什么。


我要永远和她在一起。


我有灵魂酿造的美酒。可以永远青春不老。


''喝下它,你就可以永远维持美丽的容貌。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回去后还有人认得你吗。''


我在蛊惑人心。小玉的心。


她喝下了。


她会永远年轻。但是我忘了死亡。



随着时间的流逝,小玉也逐渐接受了不能回去的现实。


她成了我的莺。


唯一的莺。


夜夜笙歌。


甚至用驼鹿相机照下她的样子。


终年不见艳阳只有余晖的地底世界把小玉养的病态。


她的意识也逐渐在同化。


她属于我。一切都是。



我的莺死了。


带着永远年轻的容颜,在一个很普通的早晨,死了。


我找来了芭莎,咒蓝,还有圣主。


我让芭莎用水把小玉包裹起来。谁都不能侵犯她。


咒蓝的力量使小玉一直浮在空中。谁都看不到她了。


我带走了圣主很多的金币,还有数不清的华美首饰。她值得这么多荣耀。



她还是我的莺。


一直都是。


我爱她。


我的莺要一直陪着我。


她会永远和我在一起。







[咒蓝x西木]来自长者的各种关爱

花眠眠:

#幼体西木,感觉他真的很小只很可爱。
#求喜欢求评论嗷嗷_(:_」∠)_
  1.
  “把蔬菜和肉一起吃下去。”
  咒蓝冷漠而又不失严厉地呵斥着,他瞥了一眼正偷偷把盘子里的蔬菜拨到一边的西木。
  “如果你不愿意吃的话可以给我。”
  波刚捧着盘子凑到西木旁边悄悄说道,她的眼神是恨不得把盘子也咽下去。
  然后就收获了咒蓝一个无奈的眼神。
  “唔...”
  西木脸颊塞得鼓鼓的,含混不清地反对着咒蓝。他小巧的喉结上下滚动着咽下肉块,嫌弃地瞟了一眼盘子里惨遭冷落的蔬菜。
  “你知道你为什么长不高吗?”
  咒蓝与其说是在发问,倒不如说是在向西木陈述事实。他夹起一块胡萝卜,送到西木嘴边。
  西木往后缩缩,偏头紧闭着嘴,但他还不敢违抗咒蓝,于是睁着滴溜溜的眼睛冲咒蓝眨呀眨。他以前惹长辈们生气时总是这样博得原谅的。
  “留着晚上吃,晚上吃可不可以?”
  “你早上说中午吃。”
  可怜兮兮的恳求被毫不留情地拒绝,西木只得勉为其难地咬住蹭到嘴边的胡萝卜,迅速咀嚼后费力咽下。小脸皱成一团又舒展开。
  “比你想象的要好一点,嗯?”
  咒蓝又要夹起第二块。
  “才没有!”
  西木吐吐舌头,蹦下椅子一溜烟地窜到圣主旁边,而圣主对这个幼小的不速之客倒是十分友善,他向咒蓝投去不赞同的眼神。
  “他只是个孩子。”
  圣主耸耸肩。
  “你也只是个孩子。”
  咒蓝却反呛住圣主。
  2.
  “你去哪淘气了?”
  咒蓝挑起一边眉毛,指尖撩起一缕西木湿漉漉的头发。
  “我没淘气—只是和芭莎姐姐玩了一会。”
  “全湿透了。”
  咒蓝无奈地叹口气,惩罚似的轻轻揪起西木的脸颊。
  看样子是玩累了,西木打着哈欠,抬手揉揉眼角泛起的水汽,极具存在感的三撮翘发也耷拉着。
  虽说恶魔不会生病,但湿黏的布料紧贴着皮肤的触感并不好过。西木伸手在空中摇晃着想要咒蓝抱他。
  咒蓝揉揉眉心,示意西木先把衣服换掉,西木乖巧地拉扯着自己的衣裤,凝神对付那些恼人的小扣子。
  接着咒蓝脱下外衣,裹在孩童白皙且瘦弱的躯体上,指节分明的修长手指不经意间拂过光滑的皮肤,引得西木一阵打颤。
  “手好凉啊,咒蓝哥哥。”
  他嘟嚷着,被上身只着一件内衫的咒蓝一把抱起。
  “浑身都好凉。”
  尽管如此,他还是安静地伏在咒蓝的胸前上睡着了。
  感受到耳畔均匀轻微的呼吸声,咒蓝眼瞧着快要垂到西木膝盖的衣服下摆,略有些诧异地思忖着原来那么小只吗?
  3.
  “咒蓝哥哥—给我讲个故事呗。”
  咒蓝屈膝坐在屋后的草地上,而西木坐在他的两腿之间,小家伙舒服地向后靠着,毛绒绒的小脑袋来回蹭着咒蓝的胸膛。
  他们同望着一轮明月。
  “从前有个小孩想听故事—”
  咒蓝面无表情地开腔。
  “然后呢?”
  西木将双手搭上咒蓝的膝头。
  “然后他就被恶魔吃了。”
   西木往咒蓝怀里缩缩,抗议似的嚷嚷着。
  “怎么会—什么时候?”
  咒蓝圈住怀中的小恶魔,勾起嘴角在他耳畔缓缓开口。
  “在他长大的时候。”
  

一些好笑的语录……

liziv:

瓦龙:我的手下正在追啊


圣主:你的手下连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


向瓦龙邀功的三人:成龙向我们举起一辆车丢过来


阿奋:老大,能不能把暖气打开呀


圣主:我来吧(吐火


 


从爆炸大楼逃出来毫发无损,踢到小孩玩具却摔成骨折的成龙


老爹:成龙年轻力壮很快就会复原的


 


小玉:我输了你的生日


布莱克:密码不对,不过值得一试(拍拍


(龙叔连小玉都知道布莱克的生日你好意思吗


 


恶成龙的场合:成龙今天好像特别暴躁啊


老爹:如果善有好斗的一面,你也会有善良的一面。每个人都有阴阳两面,也不可能全是阳的一面


恶成龙:等我把这个交给瓦龙,我就有富翁的一面了


 


一边打人一边喊对不起的善成龙


为了打架把潘库宝盒扔了的阿福


 


小玉:如果不赶快恶魔小龙就要在我们的坟墓上跳舞了


 


每次都助攻地狱之门的成龙 龙叔你到底是哪边的 


其他场合倒是非洲叔叔


 


成龙:啊?小玉?我不是让你跟着特鲁的吗?


就在旁边的特鲁:可是她说服了我啊


 


难得生气的成龙:这可是古巴比伦宝坛知道吗


阿福他们依旧没有点亮幸运


拉苏:瓦龙,你的小甜饼要凉啦


听到又要去十三区偷东西的三人组:又去啊?会不会太危险了点?


 


 


超级驼鹿:我的小肚子里全是糖

刚补到虐武崧的地方,所以心血来潮去把以前的图都p了

投这看看有没有人眼熟,试过两次,第一次是变身后,第一次是变身前。做了个辣鸡特效。